?

搶版權、爭人才,流媒體們掀起好萊塢的“軍備競賽”

標簽: 版權Netflix 來源:壹娛觀察作者:大娛樂家2019-09-28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搶占經典版權與爭奪創作精英,已經成為了時下流媒體們“軍備競賽”的兩條主線。

  作為一部剛剛迎來開播25周年紀念的美劇,經典劇集《老友記》不僅為全球觀眾所熟知,其商業價值更是始終處于頂尖水準,數十年中不斷被有線電視臺重播,使得一眾主創常年都有版權收入進賬。

  2019年,流媒體巨頭Netflix為了將《老友記》在其平臺上多留一年便花費了一億美元的版權支出,不過相比剛被電信巨頭AT&T收入囊中的華納傳媒旗下全新流媒體平臺HBO Max來說,一億真的只是“毛毛雨”了,因為后者為了能讓《老友記》在其上線時出現在內容庫中而付出了4.25億美元的代價。

  《老友記》其實并不孤單,上世紀九十年代流行開來的多部早已被各大巨頭花“天價”瓜分,甚至可以說如今已經到了各家手握大筆支票卻已經找不到經典劇集可買的程度了。

  搶占經典美劇版權,僅僅是當下“流媒體大戰”開戰前的開胃甜點,因為真正具有跨時代影響力的并且能夠被幾家流媒體購買長篇巨制屈指可數。

  而在如今這個版權內容價格高企卻并不具有可持續性,原創內容吸引用戶的年代,如何能夠持續的創作出高質量作品才是各家都在竭力探索的關鍵,最終的指向便是不惜一切代價讓好萊塢當下的一線創作者成為獨家合作伙伴。

  搶占經典版權與爭奪創作精英,已經成為了時下流媒體們“軍備競賽”的兩條主線。

  五億美元起步,從《老友記》到《生活大爆炸》從明年開始,Netflix將會接連失去《老友記》與《辦公室》兩部經典情景喜劇。

  市場對此產生悲觀情緒也不難理解,根據第三方收視調查公司數據顯示,這兩部高價采購的版權內容長期占據了Netflix平臺上北美地區播放時長的前兩名,也正是如此才讓同樣準備推出自家流媒體的華納傳媒與NBC環球早早就宣布這兩部劇之后會離開Netflix。

  盡管依然在源源不斷的輸出原創內容,但Netflix顯然不想“坐以待斃”,終于這家流媒體巨頭在前幾天為它的上億用戶帶來了一點好消息——2021年開始,另一部經典美劇《宋飛正傳》將會以4K分辨率在Netflix全球獨家上線。

  目前《宋飛正傳》的美國本土網絡版權歸屬于Hulu,大部分海外流媒體版權則被亞馬遜占據。

  相比于已經被國內情景喜劇反復抄襲的《老友記》,《宋飛正傳》對國內觀眾來說顯然要陌生不少。

  但其實《宋飛正傳》是上世紀九十年代NBC播出的最受歡迎的情景喜劇,直到現在都依然有電視臺和流媒體在重播該劇,主創之一的宋飛更是因為這部劇不斷賣出重播版權而連續多年成為《福布斯》榜單上收入最高的喜劇演員。

  事實上,即便是當年與《老友記》同時段播出,《宋飛正傳》的收視率都要力壓前者一籌,連續四年蟬聯收視冠軍。

  要獲得這一被美國《電視指南》雜志評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電視節目,Netflix付出的代價自然相當高昂,根據《洛杉磯時報》的消息表示,“Netflix為《宋飛正傳》花費了超過5億美元的版權費用”,2015年Hulu曾為該劇花費了1.6億美元,Netflix這一交易甚至比華納傳媒為《老友記》掏出的4.25億美元獨家版權費用還要高出不少。

  如今在市場上豪擲千金的并不僅有Netflix,就在《宋飛正傳》歸屬Netflix的消息出現不到24小時后,另一部流行于新千年的長篇情景喜劇——《生活大爆炸》已經被華納傳媒旗下的HBO Max收入囊中。

  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華納傳媒將為總計279集的《生活大爆炸》付出超過5億美元的流媒體獨占版權費用,而這僅僅只買到了美國本土版權。

  截止目前各家流媒體單是在幾部經典美劇的版權投入上就已經超過20億美元,HBO Max為2020年上線的《老友記》和《生活大爆炸》分別花費了4.25億和5億美元;Netflix單是為《老友記》“續命”一年就花費了一個億,《宋飛正傳》則直接讓他們心甘情愿掏出了5億美元;NBC環球則為2021年能在剛剛發布的全新流媒體Peacock的媒體庫中看到《辦公室》也花費了5億美元。

  相對于原創內容來說,版權內容也是考驗流媒體生存的關鍵一環,尤其是對于之后全新上線新流媒體的原創內容供應不足時,優質且獨家的版權內容往往會成為前期吸引新用戶的重中之重,這自然是迪士尼的底氣之一,畢竟放眼好萊塢論經典版權內容他們毫無疑問處在最前列。

  但即便如此,版權內容始終只能決定一家流媒體的下限,要想在這場漫長競賽中保持競爭力,能持續輸出優質原創內容才有可能始終領跑。這也是為何各家在版權爭奪之外,更是不遺余力的為頂級創作者開出巨額支票。

  揮舞著支票本,流媒體們顛覆了傳統在剛剛結束的2019年艾美獎上,英國編劇、演員以及制片人菲比。沃勒-布里奇憑借《倫敦生活》和《殺死伊芙》,一人獨攬三項大獎,成為當晚的最大贏家。

  兩天之后,亞馬遜旗下的Amazon Studios便宣布更新了與她的合約——一份三年價值近6000萬美元的獨家協議。

  對于流媒體巨頭來說,給頂級創作者開出千萬級的獨家合同其實已經很難算什么大新聞了,在掃蕩頒獎典禮與讓影院難堪之外,這些進入好萊塢的“攪局者”們做的另一件冒犯之舉便是用支票本給那些傳統娛樂公司上了一堂“震撼教育”。

  在2013年橫空出世的《紙牌屋》,Netflix直接花費超過一億美元預定了前兩季,這在每周根據收視率判斷一部劇要不要繼續拍下去的傳統電視臺來看純屬天方夜譚。但顯然這僅僅是一個顛覆的開始,隨后幾年間,Netflix以及各家進軍流媒體的科技公司便開始了“搶人大戰”。

  2017年8月,Netflix宣布與好萊塢知名制作人珊達·萊梅斯簽訂多年合約,總價估計高達1億美元,讓世人領教了流媒體網站對傳統影視行業的巨大沖擊。萊梅斯此前與迪士尼旗下的ABC合作,憑借美劇《實習醫生格雷》和《丑聞》一舉成名。

  即將在11月1日開播的蘋果流媒體獨播劇《早間新聞》,在兩年前則是靠蘋果公司付出高價才得以擊敗Showtime電視網以及Netflix才最終拿下,這部由瑞茜·威瑟斯彭和珍妮弗·安妮斯頓主演的新劇被報道稱單集投入超過1500萬美元,對比之下即便是特效眾多的《權力的游戲》最終季單集也不過剛剛到達千萬級別。

  而一個風向標事件則是為21世紀福斯旗下電視部門創作了《歡樂合唱團》與《美國恐怖故事》的金牌制作人瑞恩·墨菲轉投Netflix,去年2月,他與后者簽訂了一份價值約3億美元的五年合約,而就在這個月底,瑞恩·墨菲為Netflix制作的首部原創新劇《大政治家》就將正式上線。

  而就在上個月,Netflix還與《權力的游戲》制片人兼編劇大衛·貝尼奧夫和D.B.魏斯簽訂了一份價值2億美元的合約,這兩位剛剛也登上了艾美獎領獎臺的創作者之后將為Netflix獨家制作電影和劇集。

  就如同“一次性放出”的排播模式打破了過去傳統電視臺的周播策略一般,Netflix這種前期一次性高價買斷明星創作者的手法,同樣改變了過去好萊塢勞資雙方的權力關系。

  幾十年來,美劇創作者想要自己掙更多錢的唯一方法就是盡可能延續劇集的長度并確保其能夠把其他電視臺買下重播版權,這也是為什么《老友記》、《宋飛正傳》、《辦公室》等經典作品的主創直到現在還能夠依靠這些作品每年獲得大筆收入。

  換句話說,在一部劇能夠真正成為爆款之前,作為制片人、導演或者編劇僅僅只能獲得不多的固定報酬,并且隨時還可能遭遇劇集被中途砍掉的風險。

  Netflix與珊達·萊梅斯、瑞恩·墨菲、大衛·貝尼奧夫和D.B.魏斯的獨家合作創造出了全新的模式:因為Netflix不可能將他們的原創內容版權售賣給第三方平臺,因此創作者無法再取得新的版權收入,Netflix選擇了在前期一次性付給他們高額的預付款,以提前預定這些頂級創作者未來幾年的創作成果。

  而好萊塢傳統大廠如迪士尼、華納傳媒也都開始學習這一模式,去年華納傳媒與一手打造出“CW綠箭宇宙”的制片人格里格·伯蘭蒂達成了一筆價值3億美元的獨家合同,這份合同的模式與Netflix的模式如出一轍,格里格·伯蘭蒂獲得了大筆預付款但不會再參與之后的版權收入分賬。

  迪士尼最近與《我們這一天》制片人丹·弗格曼也達成了類似協議。這種模式甚至不僅僅只限于那些已經聲名鵲起的大牌創作者,在迪士尼,電視業務部門制定了一套新的標準協議條款,使制作人可以獲得高額的前期預付款,但沒有后期利潤分成。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一位熟悉該新系統的一位高管提到,在節目的播出的過程中,相關創作者可以根據口碑,播放時長甚至獎項獲得相應獎勵。

  站著也能掙錢,創作者何樂不為站在創作者的角度來說,除了收入更有保障之外,流媒體所帶來的新合作模式也給予了他們更多的創作空間。

  過去一季需要創作超過20集的時光已經過去,如今的流媒體更多傾向于單季不超過十集,或者按照創作者自身的需要,他們可以隨意設定集數甚至是單集時長,今年由大衛·芬奇和蒂姆·米勒牽頭制作的動畫劇集《愛,死亡和機器人》便是這樣的作品。

  作為好萊塢一線導演之一的大衛。芬奇大概是將這一概念闡述的最清晰的人,自從2013年參與執導Netflix的《紙牌屋》之后,他僅僅與20世紀福斯合作一部電影,再往后便導演了兩季Netflix原創劇《心靈獵人》和擔任《愛,死亡和機器人》的制片人。

  原本大衛·芬奇接手的《僵尸世界大戰2》因為預算過高被派拉蒙直接取消了拍攝計劃,因此目前他的下一部電影作品也宣布將會與Netflix合作,講述影史名作《公民凱恩》編劇的故事。

  實際上,大衛·芬奇原本與HBO也三部劇集的合約,但都因為傳統電視臺無法通過其高額預算的要求而無奈取消。

  雖然芬奇并未傳出與Netflix有任何獨家合約,但他能夠長期與Netflix合作,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因為他不需要在劇集中加入巨龍才能獲得A級預算。

  芬奇曾在一個采訪說道:“我認為Netflix足夠具有膽識和興趣在電影和電視之間建立一個游樂場。而這個游樂場可以成為成人劇集的避風港,這一類型如今已經被擠出了多元化創作。”

  他轉向電視的背后可能有理想主義的驅動力,同時也有一個相當私人的動機:“我今年55歲。我想導演的東西,而不是到處去拍試播集。”他在同一采訪中說,這意味著他需要尋找一個永遠為他亮出綠燈的地方,顯然他在Netflix可以得到這樣的待遇。

  另一大導演馬丁·斯科塞斯想必如今也有和大衛。芬奇類似的感受,前者的新作《愛爾蘭人》的發行權此前本來在派拉蒙手中,但因為預計制作成本過高始終無法進入實際拍攝。

  Netflix在2017年用1.05億美元買下本片,并同意為它投入1.25億美元的預算,根據后續報道,目前影片的預算已經超過1.4億美元,主要是因為幾名演員需要多次用到視覺特效回到年輕時的樣子。

  該片將在下個月與紐約電影節進行世界首映,并在十一月小范圍登陸影院并最終在Netflix全球發行。

  馬丁·斯科塞斯在參加馬拉喀什電影節時,談到了Netflix,他最新的作品《愛爾蘭人》正是由Netflix 投資的。

  馬丁·斯科塞斯在去年的一場公開活動中談到與Netflix的合作:“Netflix 其實是在冒險,《愛爾蘭人》是一部風險很高的電影。曾經有5到7年,沒人愿意投資這部電影,而隨著我們(馬丁·斯科塞斯、羅伯特·德尼羅、阿爾·帕西諾等人加起來快三百歲了)老了,Netflix 承擔了這個風險。”

  這就是如今的好萊塢,流媒體以打破一切陳規的闖入者身份樹立起新的規則,隨著傳統娛樂公司逐漸開始適應并接受這套規則,處于同一層面的殘酷競爭無疑才剛剛開始。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