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蒙面歌王》遭MBC跨國起訴,“搬運”韓綜時代宣告結束?

標簽: 綜藝節目版權 來源:一點劇讀作者:赤木瓶子2019-09-28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關于《蒙面歌王》等韓綜的版權事件并不是個例。

  “沒有羅PD,國內綜藝節目至少垮掉一半。”

  此言非虛。韓國綜藝大神羅英錫,曾效力于韓國KBS、TVN電視臺,并先后推出了電視綜藝《兩天一夜第一季》、《花樣爺爺》、《花樣姐姐》、《三時三餐》、《新婚日記》、《尹食堂》、《姜食堂》等作品,屬實為國內旅行類、情感觀察類、慢綜藝之創意“鼻祖”。

  而這些王牌節目幾乎都能夠在國內找到“同款”,且有部分國內綜藝的借鑒方式為直接“搬運”,事實上,國內綜藝市場陷入“韓綜抄襲門”已不是一朝一夕。

  近日,又一檔知名綜藝陷入抄襲門。由江蘇衛視從韓國MBC重金引進的王牌綜藝《蒙面歌王》,被韓國MBC宣布起訴。根據韓國媒體報道,MBC近日因未收到相關收益金,起訴了簽訂《蒙面歌王》版權的中國制作公司。

  2015年5月,MBC賣予中國該節目版權并簽訂了制作咨詢合約,但自江蘇衛視《蒙面歌王》第一季于2015年播出后,MBC曾就收益問題提請仲裁,但雙方協商未果,MBC至今仍未收到《蒙面歌王》制作公司的收益結算,所以才正式對其進行起訴。

  據了解,有MBC在華員工曾透露,目前MBC仲裁的只是第一季的合約問題,后續還將對1-3季的侵權問題進行訴訟。“

  “從第二季開始,燦星就宣稱《蒙面唱將猜猜猜》是原創,只支付了MBC這一季的模式費用,收益分成費用一直未結算,《蒙面唱將猜猜猜》的2、3季,連模式費用都沒支付”。

  這對于即將于10月播出的《蒙面唱將猜猜猜》第四季及制作方燦星而言,顯然是不利好的消息。

  從《極限挑戰》到《蒙面歌王》,版權為何頻頻引爭端?

  《蒙面歌王》實屬國內較有影響力的電視綜藝。在2015年引進首播后,盡管被質疑有些“水土不服”,甚至被業界調侃為“馬甲版《我是歌手》”,但也算是掀起了國內懸疑音樂綜藝的大門。

  第一季節目成功播出后,MBC和燦星于2016年2月簽署了第二、三、四季的購買合約。

  2016年,江蘇衛視聯合燦星制作宣布推出一檔擁有著全新賽制、陣容的原創音樂節目——《蒙面唱將猜猜猜》,并強調“該節目擁有百分之百知識產權”,此后連續制作四季。

  改頭換面后的《蒙面唱將猜猜猜》為觀眾呈現樂趣,也幫明星卸下包袱、重新塑造真實形象。在去年播出的第三季節目中,帶著貓面具的吳青峰就罕見的在舞臺上展示了一段“地板舞”,摘下面具后他感慨道“戴面具的時候真的很棒,因為可以沒有羞恥心。”

  設計感十足的服裝道具,與隱藏在面具偽裝下撲朔迷離的唱將身份,也是節目創意的根源。對于唱將嘉賓而言,這無疑帶給他們們不一樣的樂趣,隱藏在面具之下的釋放表達自我。而舞臺邊的猜評團則擔任著調節氣氛,推動節奏的第三方視角,對于觀眾而言:“猜”的樂趣不言而喻。

  與首季《蒙面歌王》相較之下,無論從舞美、面具設計還是明星咖位,都大有提升,豆瓣評分也以7.1分力壓《蒙面歌王》的5.9分。

  迄今為止,《蒙面歌王》模式已經輸出到全球30多個國家,其中美國也制作到了第二季。然而據透露,盡管燦星繼續打造了《蒙面唱將猜猜猜》第二、三季節目,但再沒有支付給MBC包括版權費在內的任何費用。這也成為MBC此次的訴訟導火索。

  類似的事情還有發生,2015年,MBC與燦星合作的韓國另一檔熱門節目《無限挑戰》引入中國,更名為《了不起的挑戰》,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但后來由于燦星的要求,團隊撤出了中國,燦星也未完全履行合同約定的支付條件”。而燦星的王牌綜藝《中國好聲音》也曾涉及侵權被訴。

  除了《蒙面歌王》之外,這樣“更名后即不再支付版權費用”的案例還有SBS的《running man》與浙江衛視的《奔跑吧》、MBC的《我是歌手》與湖南衛視的《歌手》。

  34檔韓綜“被搬運”,立法能否緩解“抄襲門”?

  關于《蒙面歌王》等韓綜的版權事件并不是個例。

  不久前,《中央日報》的一篇報道中匯總了中國歷年來剽竊的各檔綜藝節目數量多達 34檔,根據表格可見,從2014年至2018年,其中SBS電視臺被抄襲的節目多達10檔,KBS的節目占7檔、MBC有3檔個、JTBC有5檔、TvN6有6檔,MNET有3檔。

  不得不說,韓國幾大電視臺推出的綜藝各有所長。

  曾推出《無限挑戰》、《爸爸!我們去哪兒?》《我是歌手》、《我們結婚了》的MBC電視臺;的綜藝節目中《Running Man》、《同床異夢》系列、《金炳萬的叢林法則》、《家族的誕生》的SBS電視臺;兩天一夜》系列、98年首播至今的韓國三大打歌節目之一《音樂銀行》、《超人回來了》的KBS電視臺。

  推出《孝利家民宿》、《認識的哥哥》、《拜托了,冰箱》《隱藏的歌手》的JTBC電視臺。TVN的綜藝節目《新西游記》系列、《大逃脫》、《花樣》系列、《三時三餐》、《尹食堂》系列,《姜食堂》廣受好評。

  無論是戶外談話類、真人秀競技類、美食類、旅行類還是音樂懸疑類或婚戀類,從以上韓國幾大電視臺的熱門綜藝單中,不難在國內找到相仿節目的品類。

  如《向往的生活》,在2017年推出之際曾被質疑與韓綜《三時三餐》設定相仿,隨后制作人澄清“《三時三餐》講的是人與食物,而《向往的生活》講的是人與人,所以不是模仿。”

  再比如《偶像練習生》在推出時曾被質疑與《創造101》高度相仿,東方衛視的《隱藏的歌手》與JTBC的《hidden singers》,《極限挑戰》被韓國MBC電視臺《無限挑戰》質疑抄襲,湖南衛視《花兒與少年》被指抄襲韓國TVN電視臺《花樣姐姐》;《中餐廳》被指抄襲韓綜《尹食堂》等等。

  當然也有完備的購買版權的節目。比如2013年的明星親子真人秀《爸爸去哪第一季》,該節目的版權購于韓國MBC電視臺的《爸爸!我們去哪兒?》,并取得了內容資本的雙向大豐收。

  34檔綜藝陷入“抄襲門”自然引起了相關部門的注意,早在2018年初,面對中國盲目抄襲韓綜的情況,韓國國會通過了《文化內容產業振興法修訂案》和《音樂產業振興法修訂案》,表示將在國家層面進行應對。內容提到文化體育觀光部長為保護文化內容及音樂知識產權,可以向外交部等中央部門請求協助。

  如今看來,立法能夠為“抄襲門”立下威信之外,借助大眾媒體的輿論報道,為涉嫌抄襲的綜藝節目提出警告,也為內容從業者們注入了“原創推動力”。

  原創新綜藝迭起,國內逐漸擺脫韓綜“依賴癥”?

  彼時的“拿來主義”也源于我國綜藝產業正處于發展初期,相較于版權體系成熟、創意十足且深耕觀眾心理的韓綜,我國的真人秀制作團隊相對成熟的并不多,正處于發展中的階段。發展的時間并不長,真人秀也處于正在興起的階段,

  更重要的是,沒有一個界定“創意抄襲”的條文規定出現,這也導致借鑒創意、借鑒環節、借鑒細節、乃至借鑒嘉賓人設的事件時有發生。

  不過如今,一些從業者們認為,韓綜模式似乎正在逐漸失靈,一些引進、借鑒了韓國綜藝模式或創意的綜藝節目不再成為萬人空巷的“收視利器”,目前國內市場能夠引起圈層狂歡的綜藝節目反而是原創力極強的品類。

  國內原創力量的崛起,包括迅猛闖入觀眾視野的黑馬《樂隊的夏天》、《我是唱作人》,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文化類綜藝《國家寶藏》、《朗讀者》、《上新了故宮》、《遇見天壇》,原創戀愛類綜藝《心動的信號》,垂直品類《聲臨其境》、《聲入人心》、《我就是演員》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近兩年已有多部原創綜藝模式輸出海外,比如《我就是演員》、《全能星戰》、《中國好歌曲》、《超級戰隊》《國家寶藏》《這!就是灌籃》等多檔原創綜藝被國外制作方買下版權,進行“本土化”開發,今年戛納電視節上,更有《朗讀者》《聲臨其境》《跨界歌王》等多檔原創綜藝亮相,展示了我們文化創意的能力。

  持續的優質原創綜藝模式,也正在打破國產綜藝只能買版權或抄襲才能制造爆款的魔咒,一批綜藝節目正全情投入垂直門類、小眾文化多元創新中。曾經借鑒、拿來主義的態勢已經被扭轉,從各大衛視及視頻平臺的招商布局來看,2020年的綜藝領域還將持續制造 “新鮮血液”。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