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景式”獻禮片的正名之戰

標簽: 電影產業 來源:鈦媒體作者:龐宏波2019-09-29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在這種方向背后,其實應該窺探的是中國商業電影10年來的成長。

  獻禮片的史詩感。 十年前,由韓三平和黃建新執導的《建國大業》上映。這部電影里一共出現了172位明星參演。對于目前的主力受眾來說,這10年時間里,獻禮片的“史詩感”某種程度上就來源于此。

  十年后,由七位導演共同執導,同樣有數不清的明星參演,但《我和我的祖國》給出了全然不同的“史詩”方向。而在這種方向背后,其實應該窺探的是中國商業電影10年來的成長。

  七個故事組成一部電影,大事件和小人物通過細節巧妙的結合在一起,這種貼近于普通人的共情和對大事件的共識成為了史詩感的重要來源。而在這樣一個宏大的敘事當中,愛情片、喜劇片、體育片等類型的融入,也給予了電影新的觀感體驗。

  踩在10年的關鍵節點上,《我和我的祖國》某種程度上驗證了中國商業電影10年來在類型深耕上的成長,這是一次獻禮片的“正名”,但對于此后的獻禮片來說,卻又似乎是一個“開啟”。

  “夢之隊”真正的價值

類型融合。

  此前的獻禮片,“夢之隊”的概念大部分放在了演員身上。數不清的明星參演,成為了這類電影的獨特標簽。而在《我和我的祖國》中,“夢之隊”的概念首次用于導演身上,這種轉變顯然具有很強的象征意義。

  在這部電影之前,陳凱歌已經是第五代導演的領軍人物之一,管虎、張一白、徐崢、薛曉路、寧浩、文牧野算是集齊了中國商業電影老中青三代突出代表,這批導演分別在古裝歷史片、愛情片、喜劇片、動作片上有著自己的代表作。

  到了這部電影身上,這些導演在類型上的獨特標簽體現出了“夢之隊”的真正價值。 例如在張一白執導的《相遇》中,張一白最為拿手的就是對于愛情“求而不得”的表達方式。從張譯飾演的一個角色入手,去反應中國研制原子彈背后科學家在“家國”上的抉擇。而這種“選擇”用愛情片的方式拍攝,是此前獻禮片從來沒有出現過的。

  同樣,寧浩執導的《北京你好》,寧浩擅長的黑色幽默和主演葛優的喜劇合二為一,從而呈現出的是一個地道北京人在“面子”和“里子”中最深層次的市井性格表現了出來。

  而除了類型上的融合,導演的價值觀呈現也是一大亮點。陳凱歌的《白晝流星》基礎是建立在“扶貧”不僅僅是物質上的幫助,而是精神上的牽引,這種類型手法對于此類題材來說非常新穎。

  除了類型上的“標簽化”重新對事件進行了解構外,細節的呈現也是這部電影的價值所在。

  在整個《回歸》的故事中,其實真正核心的物件是“表”,通過中英兩個重要工作人員對表的細節,呈現出了故事所希望去抒發的主題。而在《北京你好》中,北京奧運會的門票不僅僅是許多普通中國人見證榮耀的“夢想”,也是無數農民工付諸血汗的“夢想”。

  這種細節對于整個敘事和主題的串聯,給予了電影全新的觀感。其實10年,對于國產電影來說算是一個相對完整的“周期”。從2009年之后,中國電影市場緩慢加速,這一代主力觀眾開始逐步入場。對于新一代觀眾來說,這種高質量的“類型化”無疑是一次對獻禮片概念重塑的機會。

  70年史詩獻禮的落地

題材的廣義化。

  對于獻禮片來說,究竟應該如何去表現“70年史詩”是一個極大的難題。傳統的獻禮片,更多是聚焦于偉人,通過偉人的英雄史詩去表達一定時間節點的事件。類似于《我和我的祖國》以70年變遷去呈現在一部電影里的拍攝手法,在此前的主流獻禮片中并沒有出現過。

  由于七位商業電影導演的加入,在呈現70年史詩的方式上給出了一個明確的方向。七個故事當中其實并不是對應的七個歷史事件,《北京你好》中北京奧運會和汶川地震的連接,《白晝流星》中神州返航和地區扶貧的結合,都是在極力擴充電影所能承載的“史詩感”。

  雖然電影是七個故事,但卻是一個電影。這種打破固有時間軸的敘事方式,不僅僅呈現出七個有共識的歷史事件,而是多個能夠與大眾產生共鳴的焦點事件。因為在電影里,有開國大典“前夜”莊嚴的歷史現實,也有中國女排奪冠的全民聚焦,以及在內蒙地區扶貧的現實困局。

  從遠到近的時間線上,從歷史的萬眾矚目到體育的萬眾矚目,其實恰好是從不同維度給予了大眾最大程度的關懷。“獻禮片”的核心是要找到主體,對于獻禮片來說顯然是要“獻給”全民,那么盡可能多維度選取全民記憶點是能夠更好詮釋這一概念的基因。

  在此前電影物料中,觀眾的焦點集中在“主旋律還可以這樣拍”的疑問上。而除了類型化的表達,從開國大典到香港回歸,從中國女排到北京奧運,從神州返航到周年閱兵,本質上在題材上盡可能“廣義化”,這樣才能夠最大程度的觸達觀眾。

  對于不同年齡層的觀眾來說,也必然能夠在電影中找到可以和自己產生共情的歷史記憶。而這種個體的記憶組合起來,不就是獻禮片最渴望達成的“史詩感”嗎?

  人物由大到小的“十年一躍”

  記住“人”了。

  在此前提前點映的過程中,觀眾有一個非常細節化的表達,是記住“人”了。記住了張譯帶著口罩眼含熱淚的“隱忍”,記住了葛優看到王東在電視機里對自己道謝,但“紅鞋”換黑的“荒誕”;也記住了任達華作為一個修表師傅,串聯起了香港回歸的“嚴謹”。 這種立體化的人物,在獻禮片里成為了最為難得的優點。而這些人物本身,其實也最大程度上可以覆蓋到普通人的情感當中。

  無論是保證電動升旗萬無一失的工程師,還是研究原子彈但選擇“隱身”的科學家,亦或者站在會場外守候的香港警察、修表師傅、觀看女排奪冠留下熱淚的普通市民、出租車司機、汶川地震中不幸去世但參與鳥巢修建農民工的兒子以及“備飛”的女飛行員、“備演奏”的男小號手。 這些真實存在于歷史重大節點當中的小人物群像,是《我和我的祖國》最為打動人的地方所在。

  十年時間里,獻禮片其實已經滿滿的從大人物到小人物過渡,但這種過渡往往是圍繞在大人物身邊的小人物。而在《我和我的祖國》當中,小人物越來越“常態化”、“平民化”,甚至許多小人物在不介紹的情況下已經很難去尋找和歷史有關的身份標簽。

  這種小人物群像的組成,給予了每一個普通觀眾極強的“代入感”。

  北京奧運會期間,不僅僅是出租車司機在“炫耀”來之不易的奧運會門票,其實背后無數羨慕的目光代表的是真真切切的每一個人;中國女排三連冠,激動的可能并不是與生俱來的排球迷,而是在看熱鬧的過程中被感動的普通市井。 這種真實感,支撐起了人物,也支撐起了整個電影。

  目前,《我和我的祖國》在絕大多數數據上全面領先。9月28日提前點映,0.5%的排片占比卻占據了8.1%的綜合票房占比,而在上座率方面高達88%.場均人次創造了國產片點映場的新紀錄,上座率創下了近兩年的點映新高。

  另外從預售來看,上映首日的預售票房成績突破了1.34億,遙遙領先于同檔期其他對手,尤其是在上座率方面達到了28.3%。 從目前的成績來看,整個國慶檔的形勢開始變得明朗。這種“明朗”的來源,就是電影用真正大眾的方式來給予觀眾最深刻的共情。這也是在十年過后,中國商業電影市場不斷成熟所帶來的一次集體反哺。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直播